当前位置: 首页>>人才培养>>学子风采>>正文
陈美荣:贫困山村的希望之光 
——记贵州省普安县高寒山区小学教师陈美荣 
2015年11月21日 16:12  点击:[]

她说,作为一名山村教师,能被山里的孩子们需要,就是我存在的人生价值。让自己的学生看到走出大山的曙光,看到改变他们命运的希望,这就一名乡村教师最大的精神财富。

陈美荣, 2009年7月毕业于贵州师范大学,同年9月聘任为贵州省普安县特岗教师,现已转为当地教师。2011年10月被推荐参加全省中小学师德论坛,作典型发言;2013年4月,荣获贵州省五一劳动奖章。

“把学生的命运看成自己的命运”

陈美荣所在的学校,位于国家一类重点贫困村——普安县罐子窑镇辣子树村,全村共15个村民组。这里自然条件恶劣,石山居多,平均海拔1843米,全年有七八个月的时间整日都被大雾笼罩着。饮水主要靠小水池收集露天雨水解决,山路陡峭崎岖,有些地方几十丈高的悬崖,让人看了不寒而栗。冬天天气特别冷,经常下冻雨,交通不方便又不安全。因为经常骑摩托车,陈美荣才工作一年就患了严重的风湿病。

陈美荣经常对自己说:“老师做的是良心活,面对一个个懵懂不知的孩子,面对一双双求知若渴的眼睛,老师要做的不只是注重眼前学生考多少分数,不能只把目光投向那几个成绩好的佼佼者,而是要让每个孩子在他们的能力范围内学得更好。好老师要站在一个成年人的高度,让自己设身于学生的角度去为他们规划未来,并且有意识地去引导孩子们朝着目标去努力,把学生的命运看成自己的命运,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毫无所求地去为学生付出。”

陈美荣为了解学生、建立家校联系经常家访;为了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,常在教学方法上思考创新;为了能让孩子们体会进步的喜悦,常从自己微薄的工资里挤出钱来为孩子们买小奖品。为了解决留守儿童无人管、学习疑惑无处问的困难,在家长请求、学生自愿的情况下,她每天放学后都义务为学生辅导两个小时,几年如一日,从未间断过。为了提高孩子们的综合素质,她常常引导孩子们看课外书,帮孩子们买书。山里的学校教学用具较为缺乏,她开动脑筋就地取材,自制教具。尽管美术、体育、品德等科目不是她所学的专业,她都刻苦钻研、精心备课,想方设法使自己成为一个有水平的受学生喜欢的全科教师。

创新教学方法,让学生学有所成

陈美荣刚到学校时,担任四年级的班主任,以及语文、数学、英语等学科的教学。从那时起,她暗下决心:一定要努力提高教学质量,为农村孩子创造美好的明天。她对班里的学生一一做家访。通过家访,她了解到:班里的大部分学生都属于留守儿童,父母常年在外打工,无暇顾及孩子,孩子在家从来不主动学习,整天放任自流。父母在家的也因文化程度低而无法辅导孩子,还有些父母觉得孩子读书也没有什么用,教育意识淡薄,常因要赶集或家里忙不过来等原因,就让孩子请假帮家里干活。

正是通过家访,陈美荣亲身体会到了孩子们上学的艰辛,其中最远的一个学生家,她走了两个小时才到。还有两个学生家住在“麻地”,一些家长说那里有“癞子”,外面的人一般都不愿意去,因为麻风病会传染人,那里的孩子去外面读书也会受到其他学生的歧视,有时他们拿东西给别人吃都会遭拒绝。陈美荣终于理解了为什么来自“麻地”的两个学生平时说话总是怯生生的,从来不主动回答问题,也很少和别人说话。陈美荣心想:作为一个老师,我有责任,更要想办法让每个学生得到尊重,克服自卑,找回他们的自信,尤其是那些生活中有阴影的农村孩子。

为了改变孩子们的学习现状,陈美荣在教学中不断进行教学方法探究。一是尝试用“团组式教学模式”,即把三张课桌组成一组,每组6名学生,面向黑板呈“U”型坐好,学生按学习成绩搭配组合,进行“一对一”帮扶教学,工具书和课外书籍放在课桌中间实现资源共享,为防止视力倾斜,每天对座位进行调换。

二是进行“积分制”课外阅读教学管理。她从图书室借了一些适合本班学生的书,又用自己的钱买了一些自己觉得适合少儿的读物,还征集孩子们手里的书籍,在班里办了阅览柜。学生们可利用课余时间,根据个人的兴趣通过课外古诗文、好词好句、名人名言、完成作业、动手能力、预习、回答问题、集体进步等项目完成情况,获得加分。这调动了成员的参与意识,各组成员都想着为本组积分,从而增强了集体荣誉感。每两周进行一次积分统计,并评出两个“最佳进步组”。对于积分最高的两组学生,她就用自己的钱买些小奖品给予奖励。通过长时间的引导,学生们喜欢上了课外阅读,学习兴趣越来越浓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学生们的综合能力有了显著提高。几个学习基础较好的学生通过积累,能背诵近二百首课外古诗词,不少学生积累了大量课外综合知识。那些学习有困难、平时不敢回答问题的学生,也敢积极主动回答问题了。特别是来自“麻地”的两个学生,各科成绩更是突飞猛进,平时回答问题也变得积极自信了。

家访只为走进被误解的童心

陈美荣说,在山村从教的收获很多,这收获不是名利,而是学生家长对自己工作的肯定。2011年“六一”儿童节,学校为学生们买了几斤糖果,分发到每人的手里也就是一颗。很多学生拿到糖便剥开塞到了自己的嘴里,而陈美荣所带班级里有十几个学生,却不约而同地把糖塞到了陈老师的衣兜里说:“老师您辛苦了,我们想把糖给您吃。”这些学生中就有住在“麻地”的小于,对于家庭贫寒的她来说,也许从没尝过糖果的滋味,她的眼神有些犹豫,那犹豫不是舍不得那颗糖,而是怕同学们说她拿的糖会传染麻风病。陈美荣觉得,这是一个鼓舞小于的好机会,于是当着全班学生的面,让小于把糖纸剥开放到了她的嘴里。顷刻间,小于脸上的顾虑转化成了甜蜜的笑。

看到学生们快乐,陈美荣自己也收获了为人师的快乐。2011年12月22日,陈美荣去“麻地”家访。她还在去“麻地”的路上,就有家长告诉陈美荣说,去“麻地”千万别吃那里的东西,会传染麻风病的。小于的大伯就是癞子,全身很多地方都烂了,老远都会闻到臭味。小于的父母拉着陈美荣的手说:“老师,你对我们的孩子比我们做父母的还要负责,无论如何你要在我家吃顿饭再走。”要是换了别的学生,陈美荣是不会留下吃饭的,因为家访是自己的职责,并且学生家都不富裕。但今天,如果她不在小于家吃饭,小于的家人肯定会多心,所以陈美荣决定吃完了饭再走。小于的父母无比激动,因为孩子读书这些年,来家访并在他们家吃饭的老师,陈美荣是第一个。

吃完饭,快8点钟了,天已经全黑,山里四处笼罩着浓雾,打着电筒也只能看到一两米远。陈美荣跌跌撞撞地行走在回学校的山间小路上,眼睛已因为雾气迷蒙而看不清路,一路上人家稀少,走了很久也看不到一丝光亮,听不到一声狗叫,大雾弥漫。陈美荣心里嘀咕着自己是不是走迷路了,正着急时,她模模糊糊地听见远处有一群孩子的谈话声。声音越来越近,越听越熟悉,其中一个女孩说:“雾这么大,不知道老师会不会走迷路了,要是我们找不到老师就惨了。”另一个男孩子惊讶地叫道:“你们快看,那里有亮光,是不是我们老师?”另外几个说:“要不咱们一起喊一下,看是不是。”“老师,我们是六年级的,电筒闪的地方是不是你呀?”当时的天气非常冷,头发上的雾气都结冰了。但当陈美荣听到那声音的时候,全身好像沐浴在温泉中,一股暖流涌上心头,两行热泪不由自主地流过冰冷的脸庞。她用几乎哽咽的声音回答道:“是的,我是你们的老师陈美荣。”

听到声音,几个学生欢跳着、惊叫着向她奔来。原来,来校上晚自习的学生,见天黑了还不见老师的身影,借电话打也打不通,就估计老师迷了路,才一起出来寻找。在回学校的路上,学生的欢声笑语与大山的回音交相辉映,谱写成了山间欢快幸福的交响曲。从这次家访以后,学校里谈“麻”色变的人少了许多。

人生价值在于为农村教育尽一份力

现在,为了教好没有接受过学前教育的一年级,陈美荣扶着学生的手教他们写字。很多学生头上的虱子都爬到了她的身上。但她并没有嫌弃那些孩子,而是更加关心他们,一方面加强对学生的卫生教育,另一方面依旧手把手教他们,做到了爱一切学生,爱学生的一切。

陈美荣说道:“作为一名山村老师,能被山里的孩子们需要,能为农村教育尽一份力,就是我存在的人生价值。”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做着自己应该做的工作,让自己的学生看到走出大山的曙光,看到改变他们命运的希望!这就是陈美荣作为一名乡村教师最大的精神财富。

2012年2月,中央电视台记者驱车赶往罐子窑镇辣子树村红卫小学采访陈美荣。当记者问陈美荣的梦想时,她说:“希望能有更多的社会各界人士关注农村的孩子,关注农村的教育,希望有一天山里的孩子们能享受到和城里孩子一样的教育环境。”

上一条:第九届中国大学生年度人物候选人傅振事迹 下一条:龙坤:把美当作生命,让视界从容有道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