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>学院概况>>诗文书画>>正文
词五首 唐定坤
2015年09月11日 10:00  点击:[]

词五首

莺啼序

静安别诗词,谓词主言长,乃在咏而歌,故辞愈短而味愈无穷。是长调易陷于言多之失,其在起承转合、吞吐开阖之间,最见功力,故易安讥叔原“苦无长调”。乙未夏,诸生索《嘤鸣集》序,稿数改而不得,乃引梦窗此调,以为天然之合,舍此无以状诸生之情怀,于焉有赋。履霜谨识。

榴花已自让绿,恰青春碧树。鸟来往、渐入深丛,几处台阁朱户?似公子、玄冠玉带,琴音袅袅峰无语。念凌波罗袜,湖烟惹起裙裾。

可忆飞鸿,漱漱白雪,剩逸梅浩羽。要勾起、冬季童年,雪厚难寄尺素。怕将来、重演往事,泪流湿、衰红残缕。须趁时,棋落灯花,酒催辞赋。

明朝天各,彩霞流金,疏桐思凤翥。应在那、旧城青巷,剩有传说,圆柳池边,偶沾轻絮。依稀鬓发,隐约眉宇,流光莫恨揽不住,正棱角、意气江天楚。鲲鹏振翼,图南犹记培风,江山浩荡吞吐。

算来此日,云影天光,照源头几许?且点检、文章辞采,染了灵魂,长调当歌,曼身为舞。嘤鸣甚矣,高山流水,焚琴煮鹤竟落寞,况书床、不扫花期误。此中真意如何?操翰兰亭,振衣太古。

满庭芳.追忆乙未南雅诗社第二届甲秀楼雅聚

云锁秋山,叶随流水,秋风鬼雨秋坟。恨千年血,凝碧这诗人。多少花期已误,不堪对、落叶纷纷。重添恨,茗烟甲秀,已成雪泥痕。
    
殷勤!追火急,几回亡逋,独对夕曛。忆当日风流,各引高论。别后明珠竞泻,空余我、遥想离樽。将进酒,共青山约,来日吐澜雯。

凤凰台上忆吹箫

播州行,故地重,二十年前余负笈求于此,睹物思人,感慨千。遂有

 斜柳新城,高梧台榭,几曾丹凤来歌。忆播州南浦,浮叶圆荷。吹面桃红雨碧,这厢里、心事婆娑。谁种下,朦胧渐窦,一种疯魔?

休休,朱弦碧酒 ,想二十年来,泪眼蹉跎。算人间心事,只剩星河。怅恨无情西风,凋到老,翠叶青萝。天已白,枕上余香,梦有无么?

水龙吟·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纪念

怼兮倾柱昆仑,黄河乱注弥天地。碣恒吼裂,胡夷来辱,溪泉血滞。击缺悲歌,奋锄杀敌,一呼千骑。毅兮魂魄共,月寒骨白,扶将起、东南坠!  

最是招魂难祭,许来生、得中兴未?崖山潮涌,云压甲午,环强逐麂。变局千年,百年风雨,一抔痴泪。问何人仗钺?昊天霜露,浩然清气!

 

 

飞雪满群山.拟雪

 

声逼冰肌,气欺寒骨,算来姑射凝妆。惯将瑶席,来集荷叶,腹中玉树琼芳。明日先备酒,自攀折、梅枝短长。石湖高引,疏影婉和,戴雪续辞章(注)。一梦醒、窗边云出岫,有红叶堆积,萧爨生凉。忽闻北雪,起望东岭,皎然万里昆冈。有谁清兴发?乘夜月、嵩山渺茫。且倾南雅,板桥人迹钓沧浪。

 

(注:范石湖作《玉梅令》高平调,姜白石则自谱《暗香》、《疏影》和之。余遍寻谱雪之词牌而不得,唯澄心徐钰兄先填此阕最爱,此阕自宋后几人再填,故取之,不敢掠其先发之美,又略加更改,乃有“续辞章”云云。

 

 

 

 

上一条:赋三首 唐定坤 下一条:唐定坤 书法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