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院春秋賦

 

易聞曉

 

南條竦脊[1],西粵枕梁[2]。花溪[3]之畔,貴山[4]之陽。尹公[5]化澤[6],鄭子[7]流芳。鬱[8]文近世,抗戰後方。時維辛巳之紀[9],學在牂牁[10]之鄉[11],誕[12]立貴陽師院,爰開國文講堂[13]。蔚乎相寶毓粹[14],燦然照壁[15]暉光[16]

爾其鴻儒[17]雲集,青衿[18]風從,彬彬[19]其盛,穆穆[20]其容[21]。事委碩公主任[22],社結季子同仁[23];介夫形名耆宿[24],六逸言林新聞[25];景麟三閭通故[26],樗[27]廬四絕[28]無倫[29]。蓋世文章封史冊[30],聊園春讌[31]並二陳[32],畢生事業留當世,滿堂嘉惠在一人[33]

若乃曉亭博學[34],潔園稽古[35],全椒研精於曆數[36],先艾傳奇於鄉土[37],共著修名於翰林[38],並滋芳華於蘭圃[39]。逮乎革命[40]鼎新[41],闡校[42]繼武[43],桃李春風,蕙蘅[44]甘雨;至於劫灰揚塵[45],薪火傳炬[46],丕業[47]再續,宏猷[48]方舉。天運千禧之會[49],人寰七秩[50]之旅!

於是碩師企足[51],博士接踵,講筵滋盛[52],專業更興。會中外之文藝,通古今之言詞,繹故實於遼邈,摛麗藻於披離[53]。傳道[54]明德[55]為教,修辭[56]博文[57]其隆,進學[58]弘毅[59]為志,授業樹人其功[60]

於赫有命[61],於煥斯文[62]。春秋為序[63],旦日[64]其昕[65]。克敬惟親[66],能事惟勤[67]。繼往開來[68],歷久彌新[69]。爰此作賦,厥惟斯陳。辭曰:

高梧兮鳴鳳,

  馨桂兮宣風[70]

篁雨兮琴韻,

松濤兮歌聲,

朝誦兮曉月,

夙詠兮晨鐘,

  皇矣[71]人文兮其同!

 


 


[1] 古稱黔居西南,介楚、蜀、滇、粵,據南條之脊,地高寒而瘠薄。《書·禹貢》劃定我國山勢,漢代學者乃創三條四列說,為後世風水龍脈之論所祖。其南條為岷山——敷淺源。

[2] 西粵指今廣西,貴州在其北,故云。明嘉靖間駐南寧廣西左參議汪必東詩云:西粵觀諸郡,南寧亦首明。正音前漢葉,奇貨左江通。又《澗東詩鈔》卷六歐陽輅《將之南寧道出恭城謁孫表叔佩聰明府》:我行發資中,秋陽有餘威。暨來西粵境,秋霜點人衣。

[3] 花溪在貴陽市西南郊十七公里處,其下遊稱南明河,流經貴陽市區。

[4] 明弘治《貴州圖經新志》:貴州,郡在貴山之陽,故名。

[5] 尹珍(79-162)字道真,東漢牂牁郡毋斂(今貴州省正安縣新州鎮古毋斂壩)人。《後漢書·西南夷列傳》:桓帝時,郡人尹珍,自以生於荒裔,不知禮義,乃從汝南許慎、應奉受經書圖緯。學成,還鄉里教授,於是南域始有學焉。珍官至荊州刺史。鄭珍謂尹珍云:凡屬舊縣,無地不稱先師。

[6] 晉袁宏《後漢紀·殤帝紀》:光武中興,修繕太學,博士得其五人,五經各敘其義,故能化澤沾洽,天下和平。

[7] 鄭珍(1806-1864)字子尹,貴州遵義人,與同時黔人莫友芝並稱西南巨儒。鄭珍詩聲卓著,陳衍尊為同光體之祖,胡先驌、錢仲聯等推為清代第一,吳敏樹則謂橫絕一代,本朝所無

[8] 鬱,叢集茂密。《詩·秦風·晨風》:鴥(音聿)彼晨風,鬱彼北林。《毛傳》:鬱,積也。孔穎達疏:鬱積而茂盛者,彼北林之木也。《說文》:鬱,木聚生也。引為隆盛、繁多義。庾信《周祀宗廟歌·皇夏》:鬱矣當天命。王安石《送程公闢之豫章》:雄樓傑屋鬱相望。

[9] 1941年為辛巳年。紀,年也。

[10] 牂牁(ZāngKē),泊船系纜之桩。晉常璩(音渠)《華陽國志·南中志》:周之季世,楚威王遣將軍莊蹻,泝沅水,出且蘭,以伐夜郎,植牂牁系舡(音船)……因名且蘭為牂牁國。且(音居)蘭,地約在今貴州福泉縣。

[11] 《左傳·昭公十七年》引孔子謂天子失學,學在四夷,又《漢書·藝文志》引孔子言禮失而求諸野,此用其意。

[12] 誕,發語詞,含歎美意。《詩·大雅·生民》:誕後稷之穡,有相之道。

[13] 1941年立貴陽師範學院,首設國文等四系,1951年更名貴陽師範學院中國語文學系,1985年為貴州師範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,2003年升為文學院。

[14]毓粹,猶毓精,孕育精華。張說《唐昭容上官氏文集序》:元黃毓粹,貞明助思。

[15]照壁山為貴州師大校址,又名相寶山,以孤山突出,南崖平如照壁得名。其上曾建禪寺,內藏銅鏡諸法器以為寶。照壁山與黔靈、東山為貴陽三大佛門勝地。

[16] 《文選·樂府古辭·傷歌行》:昭昭素月明,暉光燭我牀。

[17]借為以對,假對(假聲而對)也。

[18] 青衿謂學子。《詩·鄭風·子衿》: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毛傳:青衿,青領也,學子之所服。

[19] 彬彬,(人物)美盛、(人才)萃集義。《漢書·司馬遷傳》:漢興,蕭何次律令,韓信申軍法,張蒼為章程,叔孫通定禮儀,則文學彬彬稍進。

[20] 穆穆,端莊恭敬貌。《書·堯典》:四門穆穆。又,儀容、言語和美。《詩·大雅·文王》:穆穆文王,於緝熙敬止。毛傳:穆穆,美也。又盛美貌。《荀子·大略》:言語之美,穆穆皇皇。范仲淹《上時相議制舉書》:十數年間,異人傑士,必穆穆于王庭矣。

[21] 容,謂事物形狀、氣象。《淮南子·說山訓》:泰山之容,巍巍然高。高誘注:容,形也。

[22] 尹炎武(1888—1971)字石公,亦字碩公,文史學者,1941年立貴陽師範學院,為國文系主任。

[23] 尹炎武於1920年與黃侃、邵章、邵瑞彭、楊樹達、吳承仕、陳垣等結思辨社。黃侃字季剛,又字季子,為國學大師。

[24] 譚戒甫(1887—1974)字介夫,1943-1944年任國立貴陽師範學院教授,精于形名之學。案,形名即事物之名實,若墨子、公孫龍等,著稱其學。

[25] 謝六逸(18981945)新聞學家,1943年任貴陽師院國文系主任,1929年創復旦大學新聞系,1935-1937年兼上海《立報》文藝副刊言林主編,所刊作品被稱言林體

[26] 湯炳正(1910—1998)字景麟,楚辭學家,1946-1948任國立貴陽師範學院教授。又,屈原為三閭大夫,故云。

[27] 樗,音初,臭椿。

[28] 姚奠中號樗廬,1913年生,1945任國立貴陽師範學院國文系副教授,並治文學、哲學,兼擅詩、書、畫、印,人稱四絕

[29] 此六句屬對,碩公季子,大也,,排行之最小者;介夫六逸,單獨,獨個,故以對耆宿新聞,年老,故以對;又三閭四絕為對。

[30] 王煥鑣(1900—1982)字駕吾,古典文學、文獻學家,1945年任國立貴陽師範學院國文系教授兼系主任。蘇步青贊曰:畢生事業教鞭在,蓋世文章史冊封

[31] 讌,宴會,會飲。

[32] 193327日,譚   青於其宅聊園宴請伯希和,尹炎武與一代國學大師陳寅恪、陳垣等在焉。

[33] 譚戒甫之學,毛澤東譽為滿堂教學勤懇,嘉惠後學

[34] 方步瀛字曉亭,1909年生,曾任國立貴陽師範學院教授,為文學史家,以博學知名。

[35] 李獨清(1909—1985)號潔園,精于考證之學。稽古,考察古事。《書·堯典》:曰若稽古。

[36] 張汝舟(1899—1982),安徽全椒人,語言學家,通天文曆法,1945-1960年任貴陽師範學院教授。此以其鄉里全椒稱之,猶稱曾鞏為曾南豐也。

[37] 蹇先艾(1906-1994),現代作家,曾任貴陽師範學院教授,魯迅稱之為鄉土文學作者

[38] 翰,鳥羽,古以鳥羽為筆。翰林,謂文翰薈萃之所,猶詞壇文苑。《晉書·陸雲傳》:辭邁翰林,言敷其藻。

[39] 《離騷》:余既滋蘭之九畹兮,又樹蕙之百畝。以喻培育人才,此用其意。

[40] 革命,即天命變革,後指改朝換代 。《易··彖辭》:湯武革命,順乎天而應乎人。

[41] 語出革故鼎新。《易·雜卦》:革,去故也,鼎,取新也。鼎本古炊器,又為盛熟牲之器。傳夏禹鑄九鼎,歴商至周,為傳國重器,後遂以指國之政權與帝位。鼎新,即謂政權革易。革命鼎新,此指新中國建立。

[42] 闡校(jiào),闡揚教化。謝靈運《宋武帝誄》:制規作訓,闡校修經。

[43] 《禮記·玉藻》:大夫繼武。孔穎達疏:繼武者,謂兩足跡相接繼也。

[44] 蕙蘅喻人才。《離騷》:又樹蕙之百畝……雜杜衡與芳芷。”“後多作

[45] 文革十年浩劫結束。

[46] 《莊子·養生主》指窮於為薪,火傳也,不知其盡也。此謂改革開放,教育復興。

[47] 丕業,大業。《史記·司馬相如列傳》:皇皇哉斯事,天下之壯觀,王者之丕業,不可貶也。

[48] 宏猷(音由),遠大謀略,宏偉計畫。《宋書·禮志一》:非衍迪斯文,緝熙宏猷,將何以光贊時邕,克隆盛化哉!

[49] 會,古曆法單位,此借指2000年之際。按古曆法,三十年為一世,十二世為一運,三十運為一會,十二會為一元。

[50] 十年為一秩,七秩即七十年,貴師大校齡,其庶幾矣。白居易《思舊》:已開第七秩,飽食仍安眠。

[51] 猶言踮足。韓愈《送窮文》:企足以待。此謂企足嚮往。今有企盼企望等。

[52] 新時期以來,貴州師大文學院教授益眾,學生遞增,而謂講筵滋盛

[53] 此四句略指文學院本科、碩士各專業、學科及其相關研究。

[54] 韓愈《師說》:師者,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。

[55] 《大學》:大學之道,在明明德。

[56] 《易·乾卦·文言》引孔子曰:修辭立其誠,所以居業也。

[57] 《論語·雍也》:子曰:君子博學于文,約之以禮,亦可以弗畔矣夫!’”

[58] 進學,出韓愈《進學解》。

[59] 《論語·泰伯》:曾子曰: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遠。’”

[60]明德、博文、弘毅、樹人乃本院院訓。此四句意謂傳道以明德為教,修辭以博文而隆,進學以弘毅為志,授業以樹人為功。

[61] 《後漢書·光武帝紀贊》:於赫有命,系隆我漢。李賢注:於赫,歎美之辭,音烏。

[62] 陸雲《贈鄭曼季詩四首·南衡》:北林何有。於煥斯文。瓊瑰非寶。尺牘成珍。

[63] 《離騷》:日月忽其不淹兮,春與秋其代序。《文心雕龍·物色》:春秋代序,陰陽慘舒,物色之動,心亦搖焉。代,更也;序,次也。春往秋來,以次相代。

[64] 《左傳·昭公五年》:日上其中,食日為二,旦日為三。楊伯峻注:旦日者,日初出也。旦日又謂明天、第二天。《穀梁傳·宣公八年》:繹者,祭之旦日之享賓也。范寧注:旦日,猶明日也。

[65] 昕:日將出時,黎明。《禮·文王世子》:天子視學,大昕鼓徵,所以警策也。又明亮、鮮明義。揚雄《太僕箴》:四騵孔昕。

[66] 《書·商書·太甲下》:惟天無親,克敬惟親。克,猶能也。

[67] 能事,猶人事。勤,謂天道酬勤。

[68] 王守仁《傳習錄》上:文公(案,稱朱文公朱熹)精神氣魄大,是他早年合下便要繼往開來,故一向只就考索著述上用功。

[69] 《大學》:湯之《盤銘》曰:苟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。《康誥》曰:作新民。《詩》曰:周雖舊邦,其命維新。是故君子無所不用其極。

[70] 漢武帝謂東方朔曰:孔顏之道德何勝?對曰:顏淵如桂馨一山,孔子如春風,至則萬物生。漢平帝原始元年追尊孔子為褒成宣尼公,故稱孔子為宣聖宣尼宣父

[71] 皇,大也,語出《詩·大雅·皇矣》。